犀乡
快捷搜索:

犀乡

砂首长兼土保党主席阿邦佐哈里: 基於联邦宪法和马来西亚联邦的国家与砂拉越利益,砂政党联盟將会与联邦政府合作。砂拉越有必要即时开启適当的新政治纲领,以展望未来和迎接挑战。 四党称,砂政党联盟將专注於砂拉越利益,以及更好爭取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MA63)所赋予的权力。我们坚信,这个新联盟的將使我们能够更好服务於人民,也符合砂拉越人民的愿望。我们相信,这是將砂拉越人民带入新时代的最务实和最恰当的决定。砂首长阿邦佐哈里 针对新组成的砂政党联盟在国阵旗帜下赢得的国会议员, 并非加入希盟,而是一个亲希盟的独立个体,两者之间会保持合作。至于砂拉越如今是否已没有反对党的存在,首长则回应道﹕不,我们只是在联邦宪法及马来西亚联邦制度下,为了国家与国民的利益而与希盟组成的联邦政府合作,目前,砂拉越仍有反对党。在国会方面,他表示,砂政府将致函国会下议院秘书,并交由当局决定,来自砂拉越的19位国会议员今后在国会,到底属于执政党还是反对党阵营。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 :基于国油公司与砂政府的诉讼案仍在等待法庭的判决,加上联邦内阁尚未成立,因此,联邦政府归还20%石油开采税予砂拉越的事宜,需等到联邦内阁成立后,再做决定。针对首相敦马哈迪宣布,将直接把5%石油开采税付予石油出产州属一事时,张健仁则解释道,首相会如此宣布是因为前朝政府没把有关的5%石油开采税付给吉兰丹的伊斯兰党政府,而是转给另一个联邦政府控制的部门。希盟执政后,将直接将5%的石油开采税归还给石油出产州属。原定于明天进行的国油诉讼案审讯,将展延至6月21日举行。砂首长署今日发文告指出,代表砂州政府的砂检察署法律团今日接到联邦法院的来电通知,指有关案件的审讯将展延进行。联邦法院也已同意这项由联邦检察长所提出的审讯展延申请,以让他考量是否应让联邦政府介入此案。砂法律团队已向国油公司、联邦检察署以及联邦法院注册官表明反对延期之申请,特别是砂州法律团队成员目前已身在首都。所有审讯的宣誓书及陈词也都送递法院,完全已对审讯准备就绪。巫青团长凯里 今日发文告批评,政府终止捷运三号线计划,却有意兴办新的国产车公司,属于退步的政策。当捷运三号线等公交计划遭到取消,政府宣布新国产车计划,这是倒退。国产车计划释放二氧化碳,不但不环保,而且将会吞噬大笔政府预算,而这笔预算应当用在公交计划。他补充,新国产车征收105%国产税,将加重民众负担。除非这项计划是电动车,否则我不认为它有益人民、经济和环境。大马首相马哈迪说,大马将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惟不希望向中国举债。他指出,前朝政府为多项大型计划借贷大笔资金,唯有愿意借出这么大笔数额的国家就是中国。他说,没人关心大马是否能够偿还贷款。他说:因此,我们将设法减少贷款,并与中国建立多年的关系,以作为一个良好的贸易伙伴。马哈迪周一在东京的日本记者俱乐部与记者举行对话会时这么指出。马哈迪说,他们(发展商)可发展,但我们不允许外国人前来定居。马大法律系教授阿兹米沙隆担忧,许多民眾在509大选后,將首相敦马哈迪如神一般看待,对大马的民主发展不利。选举结束后,人们开始崇拜马哈迪,就像他是神,不会做错事一样。这种封建的盲目心態, 对民主的健康发展毫无益处,除了民眾之外,希盟政府內部,也需有机制来制衡首相权力膨胀。阿兹米今日在大马律师公会论坛上说,首相不应掌握所有的大权,必须受到政府其他部门的制衡。阿兹米说,非常希望希盟政府能够成功改变马来西亚的政治格局。东姑拉沙里   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如果他是巫统的代主席,他是不会“爬着去见”首相敦马哈迪的。他补充说,马哈迪没有改变过,还是以前那个独裁领袖。他说,马哈迪依然如故,只不过他现在是披上“不同的外衣”,因为旧的衣服已经破了。他(马哈迪)在23年前是这样,我想他现在依然一样。他如今不再是独裁者?你看看这个刚刚创立不久的政党,但却领导吉打、霹雳和柔佛州政府……此外,你也可以留意一下他们在内阁有多少个部长。房保德  促请砂希盟的12位国会议员,对国油课题表明立场,尤其是行动党的国会议员,是否支持砂拉越人民取回石油天然资源。如果砂希盟能站在砂拉越的立场,以砂拉越人民身份要取回石油天然资源,成功率就较大。房保德坦言,若判决结果对砂拉越不利,将继续发动纠察行动。归还砂拉越石油一事,联邦政府不易放手,而会是一场长期性抗争。联邦执政权如今已落入希盟手中,砂政府如今是在野政府。对此,他希望“有些人”不要因为换了位子,而换了脑袋。大刀阔斧改革的希盟政府,为了减轻行政开销,1万7000名政治委任的公务员將被终止合约。许多的政府高官也人事更迭、提早休假或者呈辞,看在其他公务员眼里,不仅战战兢兢,更是人心惶惶,他们必定谨慎工作,深怕一有差池就会丟失饭碗。在160万名公务员里,相信也有许多是希盟的支持者,在面对改朝换代而丟失饭碗是让人始料不及,毕竟尚有许多的合约公务员並非政治任命,而是没有政治背景的公僕。如今公务员有难,如何的善后,也是考验新政府的智慧。6月5日世界环境日发布一条短片,片中一批工人在印尼婆罗洲以挖土机伐木;一只红毛猩猩为保家园,冲上前尝试用 手阻止,结果却跌倒在地。有网民表示,画面令人心碎,并指出人类的贪婪行为,最终会自食其果。影片摄于2013年的西加里曼丹省道房县 。一只红毛猩猩目睹挖土机推倒一棵树后,由倒下的树木走向挖土机、试图抓着挖斗,阻止它继续破坏家园。惟当挖土机将挖臂升起,红毛猩猩即掉到地上。滿分作文出炉,看了感触真深刻。800字的文章表达的如此完美:格局大、立意高,十八岁的孩子那么懂事!    不得不让我们佩服!请看: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把尺子。我们用它来衡量别人,更要时常度量自己。这个世界,应当有这样一把尺子,于情充满温暖,于理凸显公平,于法彰显正义,时时刻刻闪耀着人性的光辉。只要坚持从我做起,从一点一滴做起,苛责自我,宽厚待人,星星之火,势必燎原,人间终会洒满阳光,洒满爱。林瑞源:新政府最大的挑战,是解决国家现有的腐败体系,并彻底摆脱此‘顽疾’;大马如今的贪污文化已经渗透到政府的各个层面,解决方案是重新整顿现有的体系。建立更完善的反贪和监督机制,否则害群之马还是有机会上下其手。 工作效率也是决定施政成效的关键,因此整顿体制也不能忽略这一环。新政府应推行薪酬与表现挂钩的制度,表现优良的公务员可获得更快速晋升,表现欠佳及持续不改善者,应停薪处分,建立好机制、获得160万名公务员的全力配合,才是长久之计。国油入禀法庭的举动,如同点燃了燎原之火,也立即触动了砂拉越人捍卫自主权的敏感神经线。表面上看来国油入禀的动作是挑战砂拉越政府,有威胁砂拉越主权的意味,但往深层探究,国油打官司反而在砂拉越裹足不前的争取自主权的道路,发挥临门一脚的决定性作用。官司会是输或赢是后话,但这次在关系砂拉越利益和未来的大课题题上,势将进一步激化砂拉越人的本土意识,在本土意识将进一步抬头的情况下,将微妙牵动砂拉越政治局势的变化,产生最新的政治格局。吴华山认为,希盟政府执政不到一个月,国油就胆敢入禀法庭申请,要独自拥有马来西亚的石油,可见他们是要借法庭的宣判,让国油享有这项石油垄断权。他对此说:“我相信这(国油入禀法庭)只是政治借口,只要官司胜利,希望联盟政府不久后就会表态,指基于法庭的裁决,他们不能把20%石油税交给沙巴。”峇当鲁巴大桥工程会否因换政府而取消?砂基本设施发展与交通部(沿海道路)助理部长拿督朱莱希称,即使联邦换了政府,但他希望该项工程依然能延续进行。他表示,该大桥的建设对郊区人民而言是一项重大的里程碑,同时也让全砂拉越的沿海道路得到衔接。对于该大桥的建费,他披露道,过去砂拉越与联邦所谈好的条件是各注资50%。如今,即使中央已经换了政府,但他还是希望新政府能够延续落实峇当鲁巴大桥工程及维持其相关条件。阿邦佐哈里于5月31日与首相马哈迪会面,表达该党脱离国阵的意愿。砂拉越州国阵政权濒临倒台边缘!砂州国阵最大的成员党,土保党主席在与希盟政府首相会面后,已决定退出国阵支持希盟,即使国阵代主席阿末扎希努力游说挽留亦无效。无论如何,土保党最终是否离开国阵,仍需视乎咨询其他3个砂州国阵成员党的意见结果,分别是砂人民党、砂人联党及砂民进党。亲国阵的联民党,也考虑加盟土保党自组的砂州本土政党联盟。国油入禀联邦法院事件持续发酵,十余名砂拉越人因不满国油举动,而于今日前往古晋新邦迪卡一站式报案中心向警方投报,要求警方对国油公司劫夺砂拉越人民的资源(石油与天然气)采取行动。其中一名受访者陈各昌指出,除了投报要求警方采取行动之余,他们也将寻求律师入禀法庭起诉国油公司剥夺砂拉越人的资源。他认为现在就是让各方面证明给砂拉越人看的时候,让砂拉越人民看清楚谁才是真正在捍卫砂拉越国土与资源,谁愿意为砂拉越人民上庭诉讼国油公司?在全砂人民沉浸5.09胜选喜悦还不到一个月之时,砂人民却面对索回自主权运动的第一个最大障碍和危机:  国油入禀联邦法院,挑战砂政府宣称砂拥有石油资源全部拥有权的行动。从六月四日入禀到十二日开庭,直接跳过前面多道法律程序,八天之内马上开庭,效率之高,气势之凶,全砂各界震撼! 在这万分紧急关头,肯雅兰党和所有焦急关心事态发展的各界人民,欣慰地看到了, 约五十位律师,在昨天中午和砂政府紧急会面,商讨应对之策。刘会耀:马来西亚成立之后, 马来亚策划窃取我们的财富。当时针对砂领导人祭出了许多手段(沙巴当时领导人遭受了更糟的命运)。最终我们的石油和天然气被国油控制了。在 2011年解除紧急状态后,联邦通过了“2012年领海法”,继续占领大陆架。 毫无疑问,我们过去的领导人对于与马来亚人打交道太软弱无力。宁甘站出来,付出了代价。之前的国阵政府辜负了砂拉越,现在的你们不要犯同样的错误。现在就请站起来并向你在马来亚的政治领袖喊话。如果你这样做,你会得到我,甚至每一位砂子民的全力支持。领导的时间就是 “现在”。砂首长阿邦佐里今午就国油针对石油开采权入禀法院一事会见律师团后,匆匆离开现场,没有回应记者任何提问。据了解,约有50名全砂各地律师出席。砂首长署助理部长莎丽花哈西达较后受访时指出,砂拉越律师公会全力支持砂政府力争石油资源的拥有权,但下一步行动将待本月12日的审讯后再做出决定。她称,砂律师公会将成立10人专案小组,协助砂拉越政府探讨,而所有律师也将免费为砂拉越争取石油资源拥有权。砂人联党主席沈桂贤针对《大马透视》指砂土保党将退出国阵报道,砂人联党未来的立场和去向将作出如何打算的询问作出回答:砂拉越执政党将会一致以捍卫砂拉越权益,一切以MA63大马建国契约,三邦建立大马同等伙伴地位为基础的4个执政政党继续合作。现在的砂拉越政治,必须与马来亚政治清楚划分,砂拉越是时候迈向自主政治了。砂拉越自主政治便是要捍卫砂拉越人民的愿望和期许,这亦不是其它非砂本土政党能做到的。一架运输乳瓜的无人机在4月22日,从陕西省武功县福瑞特现代农业园区飞至菜鸟原產地標准化仓库。菜鸟网络与天猫联合宣佈的「神农计划」將生鲜仓库从城市前移到生鲜果蔬產地,通过无人机航线將田间地头和產地仓直连。报导指,未来感和科技感十足的中国无人机正飞进生活,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改变与惊喜。「无人机+」孕育了无限可能,每一次与天空为伴的飞翔,都承载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保证,希盟政府將公平对待所有的州属,就算是国阵或伊斯兰党执政的州属,也会得到联邦政府的拨款。她保证,將考量各州的財务状况,公平地发放拨款给各州政府。一些富裕的州属可自行承担(开销),一些较贫穷的州属理应获得更多拨款。旺阿兹莎说,联邦政府也对反对党执政的州属落实公平政策。反对党执政的州属虽然与中央政府政治立场不同,但还是会获得拨款,不过需要確保政府的拨款最终必须到人民的手中。砂国阵秘书长拿督阿历山大南达林奇今日证实,砂国阵成员党将于本月12日在砂土保党总部进行一项会议。对砂国阵是否退出国阵自组砂拉越本土阵线,抑是继续留在国阵,或是过档希望联盟,做出最后的决定。第十四届国会选举后,联邦政府如今是由希望联盟执政,所以对砂国阵造成冲击。若是成立砂拉越本土阵线,亲国阵的联民党相信将被纳入其中。砂人联党于5月15日的中央常务会议中决定,交由砂国阵去决定。砂人民党和联民党则在观望。民进党至今未表明任何立场。针对国油寻求联邦法院宣判其为全马石油资源专属拥有者和监管者,沙巴联合阵线今日力促新州政府无畏介入。该阵线成员之一的沙巴立新党主席拿督杰菲里吉丁岸今日强调,天然资源向来是州的事务,这已列明在联邦宪法的分配立法权予州政府及联邦政府之下。他补充,最近提出私营化国油的建议让人「不安」,因这表示人民在作为即得利益者的资源上,不再有任何法律地位。「这是非常愚蠢的建议,现在,国油要寻求法庭宣判我们的资源应专属其所有。」沙巴首长署助理部长黄仕平个人认为,新届州政府应考虑开档,重新调查「双六空难」事件,以解开州人疑惑。他说,虽然这起空难事件距今已四十二年,但本州人民仍对前朝政府提供的答案感到疑虑。尽管声称不能代表首长拿督沙菲益阿达回答这个问题,但他个人希望新届州政府能考虑重新调查,一次过满足人民的要求。黄氏是在新布兰,代表沙菲益出席「双六空难」悼念仪式后,受询时这么表示。「你们(记者)可以在我们、即将召开的州议会特别会议投他(沙菲益)信任票后,问他这个问题。」肯雅兰党:人民强烈期盼 砂政府 能立即召开上述三个会议以保卫石油拥有全权及领海权。砂拉越人民期待的是,砂政府立即组织官民律师团开会并迎战 ; 召开砂立法议会紧急会议,组织和召开索回自主权跨党官民委员会,以应对第十四届国会大选以来砂人民自主权运动所面对的最危急情况。全砂人民为砂主权的索回,不分党派地团结起来! MA63建国契约,砂拉越持有的石油和天然气拥有权不能被剥夺 !房保德6月4日针对大马国油公司入禀联邦法院要求厘清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国油公司在砂拉越开采权事宜。他认为砂拉越人民不能作出任何妥协,因为MA63建国契约,砂拉越持有的石油和天然气不能被更改和妥协。如果砂拉越政府软弱无能,不能抗衡西马政党明打明抢到砂拉越,抢去属于砂拉越人民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的话,我可以肯定,砂拉越人民一定要砂国阵政府下届州选举时倒台。房保德也说,砂拉越人民自己一定要站稳立场,绝对不能让砂拉越政府任由西马政党无理夺取属于砂拉越资源权益。S4S团队发言人 巴斯理哈山痛批国油公司不尊重国际公约,违反人权侵蚀全砂260万人民权益,严重藐视国际社会、英国与联合国。S4S促请砂拉越国阵政府,马上公开去年赴英考察的180件立国契约文件,让全砂拉越人了解契约内容,详细列明哪些是属于砂拉越人的权益,砂拉越国阵执政党已没有任何理由不公开,否则这只会导致砂拉越人对他们失去更多信心。S4S也认为,现在是82位砂州议员团结一致对抗国油公司,阻止砂资源被削夺的时候了,因为对砂拉越人民来说,国油求判独拥全马石油资源,砂拉越也不例外,这无疑是在挑战砂拉越260万人民的忍耐极限。第十四届全国大选前,沙砂联邦部长12人,为整个联邦内阁的32%之强。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沙砂各有三分之一的大马立国伙伴地位,但沙砂在国会内的代表人数,却由当初的33%,降至第十四届大选前的25%。为何沙砂要有足够的代表进入联邦内阁?这是因为大马的政治制度使然,来自沙砂的联邦部长具有在联邦政府内捍卫沙砂权益、确保一切遵循大马协议之责任。希盟此次在整个东马共有26个国席议席,佔了希盟在全国议席的五分之一,正好是沙砂在全国议席之比例。若以此比例而论,待马哈迪的新阁全面组成后,即是有25人至30人,沙砂至少要有5至6名代表担任联部长。陈长锋:砂拉越人民在漫长的44年,经历了痛苦的历史,希望能成为新一代砂人民的教诲,维护和争取民主、平等及砂的自主权。无论如何,作为一个砂州人民,必须全力争取砂拉越应有的自主权;不要失去自由和自主权后,才恍然大悟‘临时抱佛脚’的去争取。砂拉越“自主权”问题已呈上联邦法庭,联邦法庭也将在六月12日进行听审,判决或宪法诠释。整个过程让砂民疑惑,到底砂拉越的主权是什么?联邦宪法管不管用?砂国阵在过去数年一直在砂主权上课题上徘徊,更是在2012年海域法令(TSA2O12)下,眼巴巴的看着砂海域从12海里减至3海里。Petronas声称该公司可通过该法令“全权”拥有砂拉越境内的石油与天然气资源。施志豪对此建议,被国油公司列为诉讼对象之一的砂拉越政府理应反守为攻,以在联邦法院上置疑《2012年领海法令》是否与联邦宪法基础相符合。另外,《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是1969年紧急时期颁布的律法之一,所以在前首相纳吉于2011年废除紧急法令之后,《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也理应随之失去其合法性及效力。在过去18个月里,砂拉越政府对情况的误判,是导致砂拉越落入当前危险境地的导因。施志豪直言,砂拉越的石油资源课题绝不容许再出现一丝差错,以避免砂拉越的主权,以及砂拉越在领土界线及天然资源方面的管理权易手。张健仁: 砂州政府早在一年前就应入禀联邦法院挑战《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的合法性,但砂州政府却犹豫不决,如今反而给国油公司抢了先机。 张健仁也代表希盟重申,即便联邦法院的判决对砂拉越不利,希盟政府还是会兑现其在第14届国选的承诺,将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或同等款项归还予砂拉越。印度目前有数十个共产主义政党,叫“共产党”的有十几个,如果不加括号后缀根本无法区分。其中最大的两个信仰共产主义的国家政党,分别是印度共产党和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印度共产党现有党员50多万人,所属群众组织680多万人。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现有党员97万人,并有下属群众组织的会员4059万人,是全印最大的左翼政党。印共(马)认为,要坚持马列主义思想,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应根据印度国情,在吸取他国发展经验的基础上,探索一条适合自己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砂公正党副主席施志豪表示,砂政府仍然可向法庭申请《2012年领海法令》及《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违反宪法,以便法庭宣判该法令为无效,但如今其程序将导致砂拉越无法更早索回石油资源的拥有权。他说,公正党早于4年前就已三番四次提醒砂政府,必须向法庭申请上述两条法令违反宪法。然而,砂首长阿邦佐哈里似乎对法律有自己的一套看法,即便身边有州律政司及一行法律顾问,但都没有采取任何相关的法律行动,更单方面认为该法令既然不符合宪法,就应自然失效。沈桂贤:人联党承诺,将争取索回砂拉越石油和天然气的所有权,况且该党在2016年砂拉越选举中获得人民支持,进而成为政府的一部分,因此,该党不会在这项承诺上退缩。我们不能允许官联公司要求获得砂拉越石油资源拥有主权,以便再次将我们的财富挪到半岛。我们希望所有的砂拉越人站在一起,陈述我们对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这种主张的反对,全力支持砂拉越政府捍卫我们自己石油资源的权利!Petronas今日入稟诉讼,要求联邦法院宣判,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適用於全马的石油工业,因此国油公司是全马石油资源的专属拥有者和监管者,以及全马的石油上游工业监管者,包括砂拉越在內。砂首长阿邦佐哈里当时指出,今年7月起,所有在砂拉越涉及勘察、勘探及开採石油及运输天然气的单位必须遵守砂拉越所规定的法令,包括在1958年石油开採法令、2016年天然气运输法令及土地法之下,必须拥有使用及佔用土地的执照、准证、租契及批准等合格文件。肯雅兰党建议: 砂希望联盟充份利用执政中央之资源优势,砂现执政党则充分运用砂执政优势, 各自立即在当前最能赢得民心的争取砂主权之政策和行动上,对比,谁能够做得更好,更快,更得砂民心。尤其要列出明确的可预期时间表: 首先,马上成立全砂朝野各党,主要社团,相关专业人士组成的索回砂主权特别委员会; 随后,  即召开砂立法会议特别会议,通过拿回MA63协议主权的提案;接着,联合砂沙国会议员向国会提呈相关议案。同时,即在砂立法议会通过公投法, 恢复地方议会选举.....曹永铭:我在意的不只是政权轮替这一结果,也关注我们怎麽达成这个目标以及其后续效应。我不希望我们的选票是在屎味的巧克力和巧克力味的屎之间摇摆,我希望希盟可以做得更好,更有交代,令两个政治联盟优劣更明显,令政权轮替更光辉,更值得骄傲。社会改革是不断循环渐进的过程,从发现问题,到提出抗议,到促成妥协和商讨,再到立法修复,周而复始,前两个改革阶段往往更有赖于公民的参与。陆兆福:若车子内置的高田(Takata)安全气囊出了问题,却还未更换,车主将无法更新路税。交通部长陆兆福说,他已向陆路交通局下达这项指令,立即生效。根据本田(大马有限公司)的记录,有7万1315名2003年至2013年产本田汽车的车主,尚未更换有问题的高田安全气囊。我已经指示陆路交通局,任何没有出示已更换安全气囊认证函的本田车主,不能更新路税。首相马哈迪准备于6月11日和12日,在日本举行的第24届亚洲未来国际大会上,重谈他在1980年代倡导的“向东学习”政策。他说,他将出席这个由日本经济新闻社主办的年度大会,希望此行能促进大马与日本的关系。“我每年都会到日本(出席论坛),谈论关于亚洲的未来。今年,我希望谈多一点向东学习政策。”  马哈迪下周的日本之行将是他就任大马第7任首相后的首个外事访问。..... 绝大多数人仍然很穷,大多数村民人均年收入才几百元。1993年起步办矿时,村上大多数人不理解、不支持. 村上当时没钱,村委会主任高民权个人用身家性命做担保,在外地的亲戚和熟人处借了30万元。当时一些人说风凉话:赔了是集体的,赚了是高民权个人的。但是,高民权坚决要走共同富裕的道路,他斩钉截铁地说:赔了是我个人的,赚了是集体的。这是因为,高民权受过长期的毛泽东思想的培育并有个身为老共产党员的好父亲.摆脱贫困,已经成为写在闽东大地上的当代史。1992年,《摆脱贫困》一书即将付梓。在书后的“跋”中,习近平写道:“在这本书中,我只提供一份我在闽东实践、思考的记录,这对于闽东脱贫事业和其他事业之宏伟大厦或成为一石一木,对于后来者或许也有些微意义——若留下探索,后人总结;若留下经验,后人咀嚼;若留下教训,后人借鉴;若留下失误,后人避免。” 三十年奋力摆脱贫困,闽东已经别开生面。而十三亿多中国人民,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国,终将在2020年彻底与绝对贫困挥别。希望联盟承诺,一旦执政布城,他们将在100天内落实10项重大的政策改革,借此呼吁马来西亚人民在来临的第14届全国大选,全力支持希盟。希盟在即将发表的竞选宣言中列出了他们将优先改革的领域,强调会先着手解决人民的经济困境,以及改革公共体制和政策。希盟也准备在执政后100天内实现10项承诺: 1  废除消费税(GST)及采取措施减低生活成本;.......8  尊重沙巴和砂拉越权益。成立特别委员会以便马上讨论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继上周特朗普突然宣布取消金特会,又改口表达如期举行的希望后,反反复复的他,终于宣布恢复会晤,时间地点不变。据央视新闻客户端6月2日报道,当地时间周五(1日)下午,北京时间周六凌晨,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会见了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金英哲,会后特朗普向媒体宣布,恢复6月12日在新加坡进行的美朝首脑会晤。张北琛:老友们过去曾为祖国和人民的事业抛头颅、洒热血,战斗在各条战线上,数十年来不曾间断过。今天在欢庆国家迎来一片新天地的同时,我们肩负的责任仍未结束,期待大家在不同的岗位,能力所及地协助及监督希望联盟政府为建立以民为本、民主协商、多元团结的政治模式而努力。最后,张北琛恭贺我国迎来第一次政党轮替,希望联盟成立新政府,并落实所有的竞选宣言。財政部长林冠英指出,首相敦马哈迪將亲自针对隆新高铁及其他涉及中方利益的大型项目,与中国及新加坡磋商。他週五在接受多名国外媒体联访时表示,有鑑於这些项目中的战略利益以及牵涉多国的敏感度,马哈迪將亲自与中方和新国进行磋商。考虑到中国政府方面的战略性利益,以及大马和中国之间的战略性关係,因此將由首相亲自处理及磋商。不过,他强调,首相也会諮询內阁及財政部的意见。這次能夠到偉人毛泽东的家乡韶山与他和中国共产党,工农红军创造的笫一个苏维埃红色政权(井岗山与瑞金)参观,再一次見証了,毛主席的英明偉大。我也深一步体会中国老百姓仍至世界人民是如何的尊重敬仰毛主席。12/5几千人冒着频密的梅雨,我们花了二,三个小时有秩序的去毛泽東的故居拜访。來自中国各省份,男女老少,全身淋湿了,甚少人插队,僅僅只有个别人倒退。這是什么精神?什么力量?這是百姓対毛泽東主席的真诚,這也是他在人民心中的分量。砂拉越首席部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31日飞往布城,会见首相敦马哈迪。不过,砂首长公署31日傍晚仅发出照片和告知阿邦佐哈里今日(5月31日)去会见首相,并无详细交代两人见面所为何事,以及讨论什么课题。砂首长公署仅透露,阿邦佐哈里是于今早1 0 时飞往布城, 然后在今日傍晚5 时返回古晋。刘利民指出,将把董总所收集到有关国内数百间华小,尤其微型小学所面对的问题,提呈予新教育部长马智礼,希望对方抱持开明态度处理。在全国1298间华小中,有500多间是人数少过155人的微型小学,师资短缺,师生无法以1对7的比率来分配、出现复级班、无法获得教育部委派副校长等问题。一些微小被迫在没有一分津贴的情况下,自行委任副校长。 他强调,教育部未来在发放拨款予各校时,不应再以全津贴或半津贴学校来分配。外界担忧希盟政府所制定的经济政策不一致,首相敦马哈迪说,新政府甫接手中央政权3週,促请各界勿急于下定论。马哈迪指出,新政府将以一视同仁的态度对待所有的国内外投资者,并保证我国将持续营造一个「商业友好」的环境,不管你从哪一个国家来都一样,都将获得同等的待遇。如果有任何问题,让我们知道,政府会去解决。 马哈迪称,政府将遵从法治,并尊重所有前朝政府签署的大型项目合约条款,若发现合约中出现错误,政府将採取不同的行动。就升级增设从诗巫至亚庇波音航班服务一事,诗巫中华总商会已于5月24日呈上请愿书于新任交通部长陆兆福要求解决。同时,将副本提交予砂希盟主席张健仁,希望他协助促成此事。许修增博士指出,较早前,曾将请愿书呈交予前朝政府,但却未有进一步的进展,而今政党轮替,改朝换代。因此希望透过新任交通部长陆兆福,能够尽速捎来佳音。这也是诗巫人民一直以来的心愿。请愿书获得4205人士联署。陈伯勤在保持低调16年后,将于六月一日在浮罗交怡推展一项数百亿令吉的发展计划,位于该岛西面一片81公顷填海土地上。计划将包括大约3万间高楼公寓、商业中心、游轮和游艇停泊设备,以及其他设施,预料将在10年或更早完成。 陈说他花费了20年策划该项发展计划,并宣称已获得法国﹑俄罗斯及韩国发展商的尊重。教育部长马智礼指出,教育部將通过在教育部属下成立的「履行希盟宣言行动委员会」,以探討承认独中统考的事宜。并在开斋节后,安排与董总和教总的代表会面,以探討承认统考事项及华教课题。 马智礼说,「履行希盟宣言行动委员会」將由他本人领导,並会在下个星期召开第一次正式会议。教育部长数天前设立的提供意见平台,在两天內就收到1万1000个建议。废除大专法令是希盟宣言之一,肯定会落实。砂首长阿邦佐哈里强调,虽然中央政府已易权,砂拉越在联邦政府沦为在野党,不过,为了砂拉越人民的利益,双方政府同意在良好的情况下,探讨合作,不伤和气。强调,砂落实的发展计划不会因为联邦政权的改变而有所影响。他庆幸,砂拥有丰富的资源,并有能力来发展砂拉越,并与联邦政府探讨可行的合作,以便砂能有效的落实各项惠民的发展计划。 虽然联邦政府取消全国社区领袖的津贴福利,不过,砂政府会仍会继续为他们提供津贴,以便他们为地区人民服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